涟杞不爱打字

·开坑不填。
·乙腐都吃,主乙。
·es极端左英左零右涉,fine奇人3a。
·aph极端右耀。
·唐柔的老公,韩文清的老婆。
·雷点贼多,不吃cp和游戏安利。
·不定期诈尸。
·感谢喜欢!

·薰杏
·ooc注意
·未完

「呐呐,小杏,我们来试着交往吧。」
1.
你这一次正在为UNDEAD的梦幻祭担任制作人。与UNDEAD的各位合作并不是第一次了,可这次却让你格外烦恼。因为这次梦幻祭的主题,是「爱」。
「作为偶像迎合大众是必须的。」当你询问椚章臣老师时,他是如此回答的。
UNDEAD的风格十分过激背德,虽然也有几首节奏较舒缓柔和的曲目,可和「爱」这一主题差的也太多了吧?
「爱」,应该是情歌吧。
可是要让大神前辈等人「心甘情愿」并且「理解」的唱情歌……?
而且还有服装、场景、流程……一想到这些都是需要你来设计,你便觉得有些痛苦了。
毕竟,你也没有谈过恋爱啊。

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后,你抱着便当和素描簿上了天台。靠着铁栏杆,你一边侧过身,凝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学生,一边打开便当。
在君之咲的那几年中你连男孩子都没怎么看到过。在梦之咲,因为是「制作课」唯一的学生,所以和「偶像课」的各位一起学习。虽然他们都是十分出色的男孩子,可作为学生,作为制作人,谈恋爱也是不被允许的吧……
啊……爱到底是什么呢……

「中午好,我的小蒲公英♪」
熟悉的声音从天台入口传来,你抬起头,双目却正对上刺眼的日光,又不得不低下了头。虽然看不到对方,可听声音你也明白来者是谁了。
「羽风前辈……」
「嗯嗯,我知道的~」他背对着阳光向你走来,出于礼貌你抬起头眯着眼看着他。沐浴于阳光中,面容姣好的金发男子,在一瞬间宛若神祗降临——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又低下了头。
羽风薰走到你身边,坐下。二人间过于亲密的距离让你有些不适,为自己坐在角落导致无路可退而感到懊恼。
「那我重新打一次招呼吧。」薰侧过头,笑眯眯的看着你,「中午好,小·杏·酱♪」
这个称呼还是有些奇怪呢……话说羽风前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你刚想开口,对方却好似知道了你的心意一般调笑着说:「我能闻到小杏的味道,于是就跟着上来啦~」
……诶?
你的手抖了抖,差点连筷子也握不住了。
「当然是开玩笑的……」身边的男子愉快的笑了起来,「我是去问了北斗君才知道你在天台。在吃便当吗?看起来真丰盛呢,是小杏自己亲手做的爱的便当吗?」
你点点头。
薰夸张的吸了一口气:「小杏真是心灵手巧~那明天也给我带一份吧♪」
……诶?
你的手又抖了抖,筷子上的一个小肉圆滚落在了地上。你无奈的拿出纸巾收拾起来,却感觉身后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你。这热烈且似要将你洞穿的目光让你突然感到无所适从。你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羽风前辈又在笑了。
「就这么说定了,小杏可不要忘了哟♪」

你静静地吃着便当,薰做在一边掏出手机,拇指灵活的在屏幕上敲击着。是在和校外的女孩子发讯息吧,你想。
羽风前辈一直是个很随意且洒脱不羁的人,常常翘掉社团和团队活动,是在和那种成熟女性……约会吧?
他应该对「爱」这个主题有不一样的理解的……
嗯……
羽风前辈……
是不是很喜欢那种成熟,有韵味,前凸后……
「小杏在想什么呢?都有米粒沾到脸上了呢。」
诶?
诶诶诶诶诶!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是在苦恼这次UNDEAD活动的事情吗?」羽风前辈双手枕在脑后,靠在铁栏杆旁,浅茶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配上他那几乎永远都是人畜无害的表情,像极了一只金毛狐狸。
你取出手帕,擦擦嘴:「是的,我对这次活动的主题……并没有很好的理解。」
很好的理解?完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告诉你个秘密~」也许是阳光太温暖了吧,薰闭上了眼,「这个主题,是朔间出的。」
朔间前辈?
「他大概也是为了UNDEAD吧。」薰垂下头,浓密的睫毛垂下,映出一片阴影,「毕竟,马上我和朔间就要毕业了,UNDEAD在未来的规划是「面相年轻人的人气组合」,单有Rock可不行,情歌也是很重要的♪」
啊,原来三年生马上就要毕业了。
你有些惆怅。
薰似乎是看出了你的心情不是很好:「啊哈,女孩子不要露出伤心的表情,来,笑一个♪话说,小杏是不是舍不得我才这么沮丧?」
「才没有!」
‌你回答的好像有些太快了。

「给小杏听首歌吧,朔间特地委托那个……3-B那个谁……那个knights的队长作的曲,还没有填词。」薰晃晃手机,象征着UNDEAD的小蝙蝠手机链也一晃一晃的,「带耳机了吗?」
你从随身带的小包中取出耳机。
「啊,粉红色的,真是可爱呢,还有小兔子的装饰~」薰笑着接过了。
「嗯……这个是仁兔前辈送我的。」
薰一面把耳机插入,闻言脸色却有一点不自然,语气却是未变过:「是小兔子送你的啊,挺有他的风格的。」
你刚想接话,却感觉耳边突然有些痒意,惊讶的侧过了头,正对上薰的眼眸。此刻你们的距离是如此的近:你可以看到薰眼底的讶异,可以看见他上扬的嘴角;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听到对方呼吸的声音;陌生的男性的体味钻入你的鼻腔,那带着淡淡香气的味道让你不由得脸红起来;薰只要低头,你只要抬起头,二人的双唇就会零距离的碰触在一起。
你好像被施了法,定住了。
薰似乎也被你突然的动作吓到了,过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语气变得更加高扬了:「我只是在给小杏你戴耳机呢,没想到小杏这么敏感~」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用掩饰不住的笑声说道:「是想要投怀送抱吗?我会很高兴的♪」
亲自给异性戴耳机这个举动本就有着十分暧昧的意味在,可此刻的你双颊通红,根本无法注意到这些,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48)
©涟杞不爱打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