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杞不爱打字

·开坑不填。
·乙腐都吃,主乙。
·es极端左英左零右涉,fine奇人3a。
·aph极端右耀。
·唐柔的老公,韩文清的老婆。
·雷点贼多,不吃cp和游戏安利。
·不定期诈尸。
·感谢喜欢!

[王柔/BE慎]分手无需再挂念。

·王柔分手背景。

·因虐而虐,文笔差,OOC,OOC,OOC。

·世锦赛背景。

·BE慎,狗血慎,韩剧剧情慎。

·我还活着呀……不会写感情。

·说好的王柔婚礼我是难产了,于是就有了这个。


唐柔这辈子有着无数个追求者,不论是在那个年龄段。幼儿园被男同学送小花,初中莫名收到巧克力,国外学习钢琴总有人请她去喝咖啡……待叱咤商界的女王老了,追求者却还是不断。  

但她这辈子却只有两段感情。  

第一段感情,男孩为了金钱与前途离开了她——只要男孩开口要,她给得起。  

第二段感情……  


终究还是接受了现实。  

唐柔戴着黑框眼镜,坐在楼冠宁的旁边看着比赛。王不留行在以一种极其强硬地姿态完成一挑三后败在了对方元素法师的狂轰乱炸之下。王杰希迎接着掌声缓缓走到备战区,与交替的队员撞了撞肩,拿起水杯,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没有人知道唐柔会偷偷的独自来到苏黎世观看世界联赛。在婉拒了队友们‘一起’的邀请后,陪着父亲完成一笔生意的唐柔无意间在某酒会上遇见了楼冠宁。在听闻对方要来看比赛过后,唐柔终究还是决定一起去。  

没有什么别的因素,只想再看看那个男人。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唐柔想着想着就笑了。他们应该会是很恩爱的情侣吧……如果没有那条短信的话。  

突如其来的分手短信打乱了唐柔的一切准备工作,随队同机一起前往苏黎世的飞机票或许是因为某种冥冥注定的因素丢失了。无论她怎样的联系对方,就差直接飞到王杰希他家了……他也没有给他一个回复。  

醒来过后第三次发现被子早已被踢到地下的唐柔终于明白了,她已经享受不到那种……那种幸福的感觉了。喝汤都会被烫到,吃饭都会被噎到,走着走着还莫名摔了一跤……  

回过头来,比赛已经进入到团队赛了。王杰希并没有上场,他只是静静的握着手上的水壶,关注着屏幕。那个水壶唐柔认得,是微草最新推出的周边。唐柔曾经送过王杰希一个蓝色的水壶,现在,早已不知被王杰希放在哪里。是被扔了还是怎样,她也不关心了,没有唐柔的事了,不是吗。  

因为磨合的问题,比赛打得比较艰难,但还是以较大比分顺利取胜。楼冠宁推了推唐柔的肩膀,二人起身准备离开场地。楼冠宁的朋友和前来观战的其他战队的前辈坐在了一起。  

苏黎世的景色很美。比赛结束后已是夜晚,一行人决定去喝一杯,但唐柔还是谢绝了邀请。路灯闪闪,街上行人众多,各国语言都依稀听得见。唐柔低下头,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变得比较低微。宾馆在场馆比较远的地方,步行过去还要一段时间。鞋子不是很合脚——唐柔有点懊恼怎么就带了两双鞋子——还有一双是凉鞋。  

走了好一会儿,唐柔发现了一个问题,很严肃很重要的问题,她迷路了。  

钱包手机都带了,不过带的是人民币,手机有电,却也只有9%了。皱着眉头环顾环顾四周,觉得有点眼熟后,唐柔决定继续行走,自己去找宾馆。楼冠宁现在应该和国家队的一群人在一起,不好意思去麻烦他。  

然后就这么一直走到了深夜。  

坐到路边的长椅上,唐柔小心翼翼的脱掉鞋子——脚后跟处都红了,还有点擦破皮,更重要的是疼痛难忍。小脚趾也有点红肿。揉揉脚,唐柔决定先坐一会儿,实在没办法了就坐在椅子上一整夜吧。  

唐柔不想去打扰任何人。第一场比赛结束,众人一定还有很多地方要忙,楼冠宁他们应该也有事……  

唐柔想过去问路,但一是她不会德语,二是因为时间关系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呼啸而过的汽车也没有丝毫停留的现象。  

轻轻的把头靠在长椅旁边的路灯杆上,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唐柔感觉鼻子有点酸,在很久以前——也没有多久,王杰希曾经亲手帮她脱掉不舒服的高跟鞋,然后背着他,一直背到了上林苑的门口。她还依稀记得王杰希身上一股淡淡的绿茶味,白色的衬衣带着些许汗味,但却并不让人厌恶。把头深深地埋进王杰希的脖处,带着恶意的蹭一蹭,对方却也只是笑着也用头碰了碰。  

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被人爱着,自己被珍惜着,被人疼爱。  

揉揉鼻子,睁开略微发红的眼睛,讶异的看看一边——一个醉醺醺的金发家伙正朝着这边晃晃悠悠的走来,隔着大老远还可以听到对方的脏话,英文唐柔还是听得懂且比较好的。那个酒鬼抬头看了看唐柔,蓝色的眼睛一亮,飞快的朝这边跑过来。  

苏黎世的七月并不热,在夜晚甚至有些阴冷。唐柔出门前披了一件并不算厚实的黑色大衣还是觉得有点冷。那个醉汉晃晃悠悠的走近唐柔——唐柔终于明白那个醉汉过来干嘛了,把她当做站街的了!醉汉摸了摸屁股口袋,掏出一个钱包,那是一个很昂贵的钱包,唐柔知道。掏出一叠欧元,甩在地上,然后试图抱住唐柔。  

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提膝狠狠地撞向那个男人的下体,趁醉汉捂着裆部后退的时候再横踢,用尽全身力气再补上一脚。小时候父亲特地带她学了很久的功夫,为了保护自己,真没想到此刻居然真的用到了。男人捂着小腹和裆部,抬头恶狠狠瞪着唐柔,冲了过来。  

一男一女就在深夜的大街上打了起来。  

醉汉还是练过一点的,唐柔也被踹了几脚。打着打着,唐柔突然又想哭了。真的是很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想哭……再次的鼻酸让她的攻势越发猛烈,最后以男人双手反剪被唐柔狠狠地压在地上加上一个控制了力道的肘击收尾,拿出手机给117打个电话,在说出附近的建筑物之后手机自动关机——没电了。  

坐在椅子上,一阵阵的倦意如潮水般涌来,男人不知怎么的竟然睡着了。模糊的地标警察来找估计要好一会儿,等警察来了报出宾馆的名称,让他们带自己去吧……  

把头埋在双手指中,唐柔还能摸到些许湿润,但转瞬间泪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悲伤什么,有什么可以悲伤的?  

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坐在这边等警察估计等着等着自己就睡着了。把那个男人拖到长椅上,抹抹眼泪自己则继续向前行走。  


还没有走出几步。  

“别走了。”  

那是唐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肩膀猛地一颤,但还是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着。  

后面没有传来脚步声,那个人也许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  

“你迷路了,XX酒店在反方向。”  

终究还是逃不过。慢慢地转过身来:“……那么谢谢了。”  

是王杰希。国家队队服已经换成常服,此刻他正看着那个长椅上那个醉鬼。唐柔低下头,努力快步的从王杰希的身边走过。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唐柔也没有必要知道,她也更不想知道。  

不知道是时运不济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唐柔的脚,扭了。在即将摔倒的一瞬间,一只手伸了出来直接揽住了唐柔的腰。唐柔下意识的退款那只手,可却因为惯性的原因没有任何作用,整个人都倒到了王杰希的怀中。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王队,我自己能走。”  

“你的鞋子不合脚,外加你刚刚扭了脚。我背你。”  

王杰希直接脱掉了唐柔的鞋子,不关对方讶异的眼神就这么一路的背到酒店房间门口。  

唐柔轻嗅着,却闻到了一股花香,那是酒店自带沐浴露的味道,和国家队员下榻同一个酒店的果果抱怨过,特别的腻——不过以前,王杰希都是自带沐浴露以及一些私人用品的,梳子也要自带……  

不过自己,怎么会联想到这么多东西,果真是太无聊了啊。  

从口袋里掏出磁卡,从王杰希的手中接过鞋子,开门,关门,将对方关在门外。  

唐柔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和前男友……不,和前前男友分手的时候她只是默默伤心了半个钟头随后便洒脱了啊。现在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揉揉太阳穴,脱掉大衣便直接瘫倒在床上睡着了。  

这样做的结果便是唐柔在次日就感冒了。  


再次见面已是夺冠之后。  

所有来到苏黎世的中国职业选手都被孙哲平邀请到了某个巨大无比的KTV包厢,不知道是谁在众人进来之前在茶几上摆满了装着无色液体的小瓶子——所谓无色液体就是白酒。  

最后导致除了女选手和少数几人,其他人都醉的不省人事了。肖时钦用头着地脚放在沙发上朝天的姿势睡着了,黄少天和张佳乐在玩猜拳,输的就要喝由苏沐橙和楚云秀戴妍绮三人共同调配的黑暗果汁,叶修则是被灌得一塌糊涂,衣服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不过也许是因为兴奋劲至今还没睡着。  

唐柔亲眼看着叶修被灌了白酒黄酒红酒清酒米酒白葡萄酒红葡萄酒各种酒一应俱全,还有一点二锅头。  

啊,队长有点可怜啊……  

不过话说到了KTV,不唱歌只喝酒怎么行?唱个没停的卢瀚文被郑轩拉过来一起照顾发酒疯的其他人了,然后话筒就一直空着。稍微清醒一点的喻队站起身:“到了KTV,叶领队要不要来唱首歌?”说着看了一眼正好站在选歌屏幕前的唐柔,“要不小唐选一首吧?”  

“我?”唐柔略有些讶异,随即便笑着在屏幕上看了起来,“那么队长,红日怎么样,要唱粤语的哟。”  

说着在屏幕上按了下去。  

叶修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拿起话筒:“嗝……不会……嗝……哥不会唱这个,更不会粤语。”说着就要倒下,还好旁边坐着个张佳乐,不偏不倚的压到了张佳乐的身上。  

“我去叶修你给我起来起来!不会唱歌……”  

“诶呀红日我会唱!可好听的!”  

……  

本来是叶修的独唱曲,结果却变成了所有人的大合唱。泪水打湿了面孔,不着调的歌声却没人觉得厌恶。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命运就算曲折离奇  

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  

唱的歇斯底里,唱的无所畏惧。  

“我们是冠军!”间奏期间,不知道是谁吼了这么一句,“中国队是冠军!”  

包厢里安静了一会儿后,气氛更加热烈起来:“我们是冠军!”  

“中国队是冠军!”  

空调已经打到了最低,可几乎所有人都大汗淋漓。一晚上的狂欢过后没人回宾馆,大多数人都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酒水撒了一地,没人去骂他们没人去管他们,放纵一个晚上也是好的。得之不易的冠军,冠军,冠军……中国队是冠军,冠军!  

唐柔摸摸的走到茶几面前,随手拿起一杯调配好的颜色很古怪的酒。至始至终她一滴酒都没有沾过——唐柔不喜欢喝酒,酒量也极差无比,也就比叶修好那么一点。  

“你不能喝酒。”某个略显迷糊的声音。  

“我知道。”唐柔笑了,摇晃着杯中的液体。  

“你不能喝。”  

“我必须要喝。”  

抬头,举杯,一饮而尽。  

唐柔知道这一杯酒下肚代表着什么。王杰希也明白,从此之后他们再无瓜葛。藕断丝连一个月的关系也结束了,终将走向不同的路。这种奇特的关系是不好的,不好的,  

她没有再看王杰希一眼,她也看不了他一眼。那杯酒里,唐柔至少尝到了六种味道,还有一股酱油味,貌似还加了很多很多的二锅头……眩晕着找到沙发,然后唐柔也晕了过去。  

晕了是件好事,至少暂时不用面对。  


许多年后,再次见面,二人早已事业有成。  

王杰希开创了公司将进军商界,事业大获成功。  

唐柔继承了父亲的企业,被誉为‘商业女王’。  

他生活美满,妻子为他诞下了一对龙凤胎。  

她呢?  

一生未嫁。  


“唐柔小姐已经年近四十,为何还没有恋爱以及结婚的打算?有人透露,是否还对您的前男友恋恋不忘?”  

“打算有,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不矫情,也不会牵肠挂肚一个男人。我只是在等,一个对的人。”


文字差,还是解释一下。

建立在大眼分手的故事,就不要在意理由。

唐柔到了40多真的是不思念王杰希了,二人的感情就是朋友,毕竟生意上有接触。不过柔柔真的是到老去也没有等到对的人,她爱的也爱她的人。女强人很难有幸福婚姻生活的。

主唐柔嘛,所以大眼所想也没想,大眼对待这个也没写,自己揣摩吧。

再加一个脑洞,本来想融进去的,结果实在是……


王杰希的妻子也许是名字里带一个柔,所以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对待家庭一心一意,对待丈夫一心一意。

二人答应过,孩子若是男孩,便取父亲名中一字命名,女孩则反之。

结果是对龙凤胎。

男孩叫做王杰,女孩叫做王柔。

【PS.对于大眼而言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0)
©涟杞不爱打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