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杞不爱打字

·开坑不填。
·乙腐都吃,主乙。
·es极端左英左零右涉,fine奇人3a。
·aph极端右耀。
·唐柔的老公,韩文清的老婆。
·雷点贼多,不吃cp和游戏安利。
·不定期诈尸。
·感谢喜欢!

【拖延症的治疗之战】无题

·喻黄有,可能有一点叶橙亲情?

·ooc*3

·纯属捏造 全部瞎编。

·赛车,车祸相关。

·毁灭瞬间看多了的产物。

·我才不是拖延症患者呢_(:3」∠)_

·丢个群宣,脑洞群萌哒哒,门牌号: 309032546


那是噩梦般的一天。

在暴雨之中冲天的火光,被压在钢铁之下不能动弹的小腿。

不愿想起,不愿记起。


兴欣战队加上老板陈果一行十人急匆匆的赶到场地。今天也许是叶修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了。最简单的赛道和最疯狂的速度,让人热血沸腾。

苏沐橙在进入露天的场馆之前抬头望了望天——阴沉沉的,也许会下雨啊。

观众席上人数众多,职业选手则被特别安排到了一处。他们到达的时候,其他战队的人都已经到齐了。找个位置坐下,静静的等待着。

叶修擦了擦红白相间的头盔,望着简简单单的车道,心情不由得轻松起来。戴上头盔,坐进车内,他等待着。

霸图的韩文清和轮回的周泽楷临时在对车子进行改装。距离较远,叶修也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也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


颜色各异的赛车在赛道上疾驰着,但这次的情况有些奇怪。一向是以机会主义者示人的蓝雨副队黄少天这次却排在第一,紧随其后的是叶修。而韩文清和周泽楷两位实力强劲的选手却分别排在了第八和第七,王杰希排在第四。车身轻巧的‘夜雨声烦’因为高速的行驶而变得有些虚浮,但黄少天却并没有感觉到。

雨开始落下,从一开始的淅沥小雨渐渐变成倾盆大雨。硕大的雨点落在车身上发出‘砰,砰’的响声。苏沐橙在观众席上眯起了双眼,她有很不好的预感。

越下越大的雨给场地渲染上了一丝神秘的气息,然后有人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鸟叫。

女人的第六感无疑是准确的。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异变,突生。

高速行驶的赛车即使是最微小的碰撞都有可能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一只麻雀突然飞入场地,不偏不移的落在夜雨声烦左前轮即将行驶到的车道上。黄少天发现了那只麻雀。但是来不及了。他无法做出任何举动。急转弯很有可能导致侧翻并且造成更加严重的连环车祸。如果是碾压过去也还好,事故不会太大,如果是撞上……那只是眨眼的时间,黄少天再怎么厉害也想不了太多,他只能按照预定的轨道行驶。

众人包括裁判均发现了那只小鸟。尖叫声不绝于耳,结果是什么众人都心知肚明,蓝雨那边更是一片死寂。

撞上了。

鸟儿好像感觉到了危险,展翅欲要飞起,可是它也来不及了。车体的左前段不偏不移的撞上了麻雀。在极小一段时间的停顿之后,夜雨声烦开始翻滚。车子在空中转体了一百八十度,随后在地上继续进行翻滚。观众席上早已是尖叫一片,他们虽然只能看出个所以然,但这是真真正正的大车祸是不会看错的,不是张佳乐那有惊无险的事故。车辆在地面翻滚,因为地面湿滑的原因还滑行出去老远。

徐景熙紧紧抱住了试图冲到场地上,泪水已止不住的卢瀚文,且拦下了所有蓝雨队员。卢瀚文不能下去,所有人都不能下去。其他的车辆还在进行行驶,现在需要保证的就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不滚落到赛道上。如果此刻贸然下去,受伤的且死亡的只有可能是自己。

但是很不幸,夜雨声烦,就这么横横的挡在了弯道上。所有的车子若想顺利开过这个弯道,便只能转弯。

但所有职业选手都看明白了——不能转弯,也不可能转弯。湿滑的地面让车子不断地打滑,不可能进行如此转弯。场地的中间是草坪,在雨水的冲刷下早已泥泞不堪。夜雨声烦急刹车的痕迹还留在车道上。

苏沐橙已经站了起来,她愣愣的注视着君莫笑的行驶。叶修的君莫笑离夜雨声烦只有一小段的距离。叶修没得选择,他只能撞上去。

但她关注的是君莫笑的一个巨大变相。如果是为了转弯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盯着夜雨声烦的车尾——这个变向使君莫笑会与夜雨声烦的车尾擦肩!不是擦肩而过,两辆车终究还是会碰上:“叶修疯了!他到底在做什么!”苏沐橙还是理解不了叶修的举动。如果不转向,按照原先的轨迹行驶的会会笔直的撞上夜雨声烦,但也只是撞上而已。这么偏移的话,君莫笑整辆车,都会翻滚出去!

“他只能这么做。”坐在一边的魏琛眯着眼睛也站了起来,“如果笔直的撞上去的话,会直接撞到驾驶舱。而且夜雨声烦的防滚架,好像出故障了。”

“如果这么撞上去的话,黄少天不死也是重伤。”魏琛紧锁着眉头说。夜雨声烦的构造他不能再熟悉了,君莫笑如果不转向撞上的就是驾驶舱,叶修心里也一定明白。

“可这样子……”苏沐橙感觉嘴内发苦。

魏琛望着离夜雨声烦没有多少距离的君莫笑:“他不会这么不珍惜生命的,相信他。”

话音刚落,君莫笑的左前方与夜雨声烦的车尾发生了碰撞。在特地的加速下君莫笑的速度已经到达极致,在一阵烟雾之中于反方向开始腾空翻滚。一些零件从半空之中落下,扬起的尘土使人看不清君莫笑的处境。刺耳的滑行声响起。待烟雾散开后,早已没有原先的模样的君莫笑停在了草坪的一边。黑红色的喷漆已经看不出色泽,那好像一大堆的破铜烂铁。

苏沐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在害怕,但却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不会有事的,她对自己说,叶修不会有事的。

但好像很多人都遗忘了什么。

跟在叶修后面的车是在落雨之后疯狂赶超上来的周泽楷。苏沐橙愣愣的看着一枪穿云的轮胎——周泽楷和韩文清开场的时候是去换雨胎了。除了他们二人,没有人会料到今天会有如此之大的暴雨。雨胎能够在湿滑的路上增强摩擦力,保持平衡。看出来了的众人皆松了一口气。以周泽楷的技术,是不会有事的。后面的几辆车已经勉强停了下来,但是没有人下车。

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之间还有一段距离。轻巧的一个转弯,车子稳稳地停在了一边的草坪上。

场地上,只有王不留行还未停下。

车子在进行缓慢的减速,晃晃悠悠的行驶着。王不留行的稳定度不高,在雨天更是危险。

然后在尖叫声中,王杰希猛地一打方向盘,整辆车直接撞上了隔离观众席与比赛场地的墙上。

在大势彻底稳定下来以后,一干职业选手直接从有一米多高的栅栏上翻了出来。兴欣,蓝雨和微草的人几乎人手一个灭火器。车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车祸之后的火灾与爆炸。极大的场地和迎面而来的暴雨给众人的前行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救护车和灭火系统赛车场内有配备,可这些设施至少要等一两分钟才可以使用。时间就是生命啊。他们不知道车内的人是什么处境,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他们眯着双眼奔跑着。君莫笑停在了他们所处的正对面,他们需要奔跑,用尽全身能量的奔跑。被雨水打湿的发丝服帖的耷在额上,接连几次差点滑倒。雨没有任何收敛的趋势。苏沐橙揉了揉双眼,抬起头向近在咫尺的君莫笑看去。

然后她再次揉了揉双眼。

在确定一切都是真实的之后,苏沐橙更加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对面的观众席上也有人下来拿着灭火器帮忙,可是灭火器用错了位置,毫无效果。

苏沐橙确定她看见了什么,君莫笑那勉强能辨认出来的车头在冒烟。

烟雾越来越大,在一边帮忙的观众也发现了。急忙跑到车头的位置,但是迟了。

当兴欣的众人赶到的时候,烟雾已经弥漫在君莫笑的上空。苏沐橙发疯似的拿着灭火器对着那个位置一顿猛喷,而魏琛也带着乔一帆和罗辑跑到驾驶室的位置。试图用力掰开那些钢铁,可是怎么也搬不动,那些巨大的钢铁碎块好像牢牢黏在了那车上。魏琛大声喊叫着叶修的名字,但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消防车和救护车开来,消防水管也被接上,但是迟了。水柱喷射到车体的一刹那,火光冲天而起。

苏沐橙等人都被消防给拦到了一边。刺眼的鲜红与明黄交相辉映,硕大的雨滴浇不灭那束束火焰。苏沐橙呆呆的蹲了下去。将脸深深地埋进了双手之中。

十年前,好像也是这样。车祸,大火,吞噬了那位十八岁的少年。

勉强的站起身来,此刻他们什么都不能做,裹紧了身上的衣服,选择先去一边等候。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候,其他的无能为力。

------------------

喻文州慌忙的下了车,摘下头盔便快速的奔向黄少天所在的位置。夜雨声烦停下的地方离蓝雨众人较近,已经围满了人。灭火器在车盖处一阵猛喷防止着火。扒开人群,看到了黄少天。

头盔已经被人小心翼翼的摘下了。他双眼紧闭着,头顶沾满了鲜血,还有几滴顺着脸颊滴到颈部。上半身无大碍,但下半身……喻文州愣愣的看着那被压在钢铁之下,鲜血淋漓的左小腿。他学过一点医,如此严重的创伤只有一个结果……

截肢。

努力眨了眨眼睛,在确定伤势之后,喻文州迅速的晃了晃黄少天那只垂在外的手。不能睡着,不能睡下。也许黄少天一闭眼,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可怕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中盘旋着。喻文州在害怕,他在怕。

“唔……”黄少天好像被喻文州给摇醒了,呜咽着眨眨眼,“队长别摇了……”

也许是因为受伤的原因,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底气不足,也没有了平时的话痨。勉强抬起眼皮看了喻文州一眼随后又合上了“队长我好困啊……”

救助人员赶到了现场,喻文州看了看那些专业的设施,退到了一边,但还是紧紧的握着黄少天的手。他紧紧注视着腿部和汽车残骸交界的地方。救援人员小心的将上层的钢铁给移去。卢瀚文被徐景熙和郑轩给领到了一边,这种场面他不适宜观看。粘连着伤口的碎片被缓缓移去,他能明显的感受到黄少天的手在刹那间的僵硬,有点心塞啊。手用力的握紧,试图传递给他一丝丝一点点的温暖。

黄少天很怕疼,极端的怕疼。记得上次流感来袭,战队全员都要打预防针。那个时候黄少天就干脆直接躲到了喻文州的背后,对着医生一通底气略显不足的垃圾话,医生在蓝雨呆久了倒也习惯了。最后还是小卢把黄少天拖到椅子上注射好了。针头进入皮肤的时候黄少天的脸是刷的就白了。

压在腿上的残骸已经被慢慢地清理干净了,但紧紧包裹于身上的车服却雪上加霜。虽然腿部的车服已经破开,但碎片却紧紧的粘黏在了伤口上。医生紧皱着眉头,大手一挥决定先上急救车。松开手,喻文州缓缓地站起身来。远处王杰希在刘小别的搀扶下已经自己从车内走了出来,不过马上就被医务人员扯到了急救车上进行检查。喻文州不敢看另一边,水柱的冲刷声他听得清清楚楚。车辆的着火无疑是可怕的,而叶修,

凶多吉少。

拭去黄少天脸部的血迹,快步跟着担架直到救护车远去。

抹了抹满脸的雨水,打了个喷嚏,在短暂的犹豫之后跑向了君莫笑的位置。

----------------

主要的火源已经被扑灭,只剩下一点余火在燃烧。

苏沐橙坐在一边,手抱膝,双眼暗淡无光。

喻文州看着刚刚赶到且正在不断叹息的媒体,摇了摇头,他站在一边静静的等待着。所有人都希望叶修平安无事,但,这也许就是一个奢望。火比人们预期的还要大上几分,君莫笑在大火的洗礼之下早已看不出样子,更何况处于里面的叶修?

火被扑灭了,但这还不够,水柱还在持续的冲刷着君莫笑,降温以及为了防止余火复燃。

人们并不清楚叶修身处哪里,也并不敢使用大型的机械来进行救援。君莫笑外表的材质很特殊,极其的耐高温以及耐撞击。虽然已经看不出车身的样子,但是大致的部件并没有损毁。苏沐橙等人被拦在了早已构起警戒线外。披着雨衣的一群消防队员在君莫笑上一点一点搬开那些部件,千斤顶将较重的部件抬起,随后又通过各种方法搬除。

苏沐橙撑着伞,站在警戒线外。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已经被毛巾擦干了。她呆呆的看着救援人员的动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好友来劝他去一边坐着等待,但苏沐橙依旧是站在那里。即使知道那生的希望很渺茫,她也不愿意接受,她坚信着叶修会没事的,她经不起再次失去亲人的打击了。捋捋头发,将已经到眼眶的泪水硬生生逼回去。

一个小时后,场馆外已经站满了媒体,也有职业选手的来去。每有一人走出场馆便会遇到那些记者狂风暴雨般的提问。方锐握着从一边的便利店中买来的些许食物和水向他人抱怨着。对于叶修的救援在如蜗牛一般的速度中持续了一小时,依旧没有叶修的任何踪迹。还有人怀疑叶修在翻滚的时候被甩了出去,但这也只是玩笑。在重量极重的君莫笑的残骸之下被压一个多钟头,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会被压死吧……

这个想法在众人的心中盘旋,可是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而苏沐橙依旧在那边傻傻的站着,等待着。

END



叶修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的白色。再用力眨几下眼,好像不是梦。

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却感觉后背撕裂一般的疼。侧过头看了看,后背是一片烧伤的痕迹。手臂两侧也有不同程度的伤痕。手指试探性的摸了摸伤口——真痛!在确定伤口之后,叶修又蔫蔫的躺了回去。

嘘嘘的感慨着,能够在那火灾与翻滚之中活下来真是万幸。翻滚之中上方的钢板脱落,不偏不移的将叶修整个人给笼盖。因为特殊的设计,叶修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三角形,且这个三角形还在翻滚的过程中顺利的保留了下来。

君莫笑的着火点是在对着苏沐橙等人的后方,所以也没有引起爆炸。高温之下已经处于昏迷的叶修却也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好似全身都脱了一层皮的痛处。火看似极大,但他覆盖的面积却不大。加上当天的暴雨使得火并没有扩散,而叶修也只是受到了眼中的烧烫伤。虽然也很严重,但已经比人们的预想好了太多太多。

门突然被打开了,苏沐橙步步走了进来。二人用眼神打了个招呼,然后是一片沉默。

“下次不要出现这种事故了……”过了好一会儿,苏沐橙才主动开口,“所有人都在担心你啊。”

叶修笑了笑:“放心吧。”

“一切都会平平安安的。”


出院后叶修得知了两个消息。因为雨天而失控导致车祸的王杰希只是轻度脑震荡。而黄少天……

叶修看着那个一屁股坐到病床上看起来毫无任何问题且喋喋不休的家伙,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过,还好所有人都没事呢。



感觉叶神OOC好严重啊……

黄烦烦截肢完全不敢写_(:3」∠)_,虽然自己的设定是左小腿下半部分截掉了_(:3」∠)_

写完了去奋斗王柔,长篇先等等_(:3」∠)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
©涟杞不爱打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