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杞不爱打字

·开坑不填。
·乙腐都吃,主乙。
·es极端左英左零右涉,fine奇人3a。
·aph极端右耀。
·唐柔的老公,韩文清的老婆。
·雷点贼多,不吃cp和游戏安利。
·不定期诈尸。
·感谢喜欢!

【ALL叶/韩张】叛徒,叛徒 [5]

·李子,好吃。

·架空,私设,OOC,小学生文笔。

·长篇预定。

·慢慢的写,慢热

·柔妹子上线啦wwww

·一点点,只有一点点韩张。


“叶秋来找过你了?”

韩文清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开口便问张新杰。

张新杰解拳套的动作顿了一下:“嗯。”

“他来干什么。”韩文清问。

张新杰没有回答,骨节分明的手指灵巧的解开一个个结。这动作他不知做了多少次,好像这四年,每一次韩文清归来都是由张新杰站在他的身边,解开那个沾着早已凝固的魔兽鲜血的拳套。韩文清知道张新杰有洁癖,也有试图阻止过他这么做,可张新杰还是坚持下来了。把拳套放在一边,一会儿要让下人去清洗,揉揉手指;“复活。”

“嗯?”韩文清有些讶异,但也没问什么。这些年来他也动用了许多力量去查询张新杰的过往,但始终都查不到。是查不到,查无此人。他的过去很神秘,并肩作战四年来张新杰也从未谈起过自己的家室。可是韩文清相信他,至始至终的相信他。张新杰会是他的搭档,全荣耀大陆都知名的牧师,却至始至终陪伴在他的身边。想到这边,韩文清居然轻轻的笑了起来。

张新杰好奇的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不怎么笑,不怒自威的脸被下面的魔族称之为‘钱包脸’:“该去沐浴了。”

其实张新杰更像个韩文清的管家,无微不至,韩文清倒也享受。


在思考许久之后,陈果终究是推开了叶修房间的门。

邋遢,这是陈果的第一印象。叶修并没有过多的衣物,可房间看起来很凌乱,一种说不出的邋遢。

“哟,老板娘来啦!”叶修正躺在床上不知干什么。见陈果到来,急忙坐起来……虽说这么做是……呃,可能是应该的。可陈果总想揍叶修一拳。

找一把还能坐的椅子,陈果随便的坐下了。可一想面前的人可能是叶秋大神,又马上绷了起来。

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别那么拘谨嘛。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坐姿依旧是随意的,可陈果还是能感受到叶修身上的认真。

“你,真的是叶秋大神?……”

“废话!”叶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陈果也感觉到这个问题有点弱智,她实在是太紧张了:“那为什么你会叛逃人类?”

“我什么时候叛逃了?”叶修白了陈果一眼。陈果数了一下,这是第二个了,“那是陶轩和刘皓单方面说的,哥又没承认。”

你要是真叛逃了承不承认又有什么关系啊!陈果忍不住在心中咆哮着:“那你有没有去过霸图?去那边干嘛?”

说起霸图,叶修又想起了苏沐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会儿去看看吧:“去过是事实,去做一笔交易,和张新杰。”

张新杰可以复活这个传言只在上层社会之中流传着,像陈果这样子的普通百姓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叶修也没想过要告诉她,毕竟告诉陈果这件事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

陈果自然是明白道理的人,叶修没有细说这是怎样的一笔交易,虽然也很好奇,但她也自然不会去追问了。这都是他们的世界啊……

“那……”陈果终于是问到他最好奇的一个问题了,“既然你就是叶秋,可为什么你叫叶修?”说完陈果便脸红起来,她知道自己说的有点含糊不清,可大概的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她小时成绩并不太好。

“哦,”叶修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再看见老板娘那恶狠狠,明显说着‘不许抽烟’的眼神,默默地放下了烟,“你可以这么理解,叶秋是艺名,叶修是本名。”

总算是搞清楚怎么回事了,可陈果的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陶轩以及嘉世城的一干人都一口咬定叶修叛逃了?叶修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王城去?这些问题陈果终究是没有问出口,这可能,会是王宫秘辛吧,不是自己能够知道的:“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叶修无奈的看着陈果,“重组一支队伍,拿下嘉世城,击杀天谴者,也就是从头再来啊。”


往后的几天平静的像一壶死水,毫无波澜。叶修就是叶秋的秘密藏在陈果的心中。叶修也随时抽空出城去看望苏家兄妹——当然他是不能走大门了,于是叶修干脆直接爬墙。苏沐秋的状态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但苏沐橙很开心,她已经知足了,哥哥在八年后还能站在她的面前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啊。不过最好的消息就是,苏沐秋能够开口叫妹妹了。即使很僵硬,声音也不像以前那样,但苏沐橙还是在一瞬间就哭了出来。

不过叶修也面临一个问题,苏沐橙毕竟是王城中人,是为了击杀天谴者的,她不可能随时都待在苏沐秋的身边。要快点解决这个问题啊。


“叶修快出来,小唐回来了!”叶修是被陈果给叫醒的。几天的相处,两个自来熟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陈果也不避嫌,直接冲进叶修的房间拉起了叶修。

迷迷糊糊地叶修揉揉眼,洗漱一下走出了房间。大厅的地板上放着一只魔兽,旁边站着一个少女。干净利落的短发,看起来1.7左右的身高在女性里面也算是高挑了。引人注意的是她带了很多武器,有刺客用的匕首,也有剑客用的光剑,甚至还带了一柄战矛,都是近战武器。

“果果!”见陈果出来,少女笑着挥挥手。

“小唐!”陈果也奔了上去,抱住了少女。

少女突然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叶修,笑笑:“果果,新员工吗?”

“啊啊……”陈果一拍脑袋,倒是忘了这茬,“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叶修,刚来。”

“我是唐柔。”唐柔在听玩介绍之后大方的也向叶修介绍了一下。

不过叶修的注意力都放在一边的魔兽身上了。魔兽体型巨大,头部有极大的伤口,腹部有着被战矛整个洞穿的痕迹,背上还有许多深浅不一的刀痕,叶修甚至还看到了一个威力甚小的火球术灼烧的痕迹:“你杀的?几级的魔兽?”

魔兽分一到十级不等,十级魔兽在普通人的眼中那就是洪水猛兽,但在各个组织的猎杀天谴者的队伍,简称猎杀队的人员眼中,只是一只大一点的蚂蚁——虽然这么说,但也不是很好对付的。

普通人单独能够猎杀三级的魔兽已经很了不起了,叶修倒是好奇,唐柔到底是猎杀了几级的魔兽。

“六级还差点。”唐柔笑笑,“还差点是因为我在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头部已经受了伤。”

叶修拍拍手:“能够单独猎杀六级的魔兽已经不错了,但跟我比起来还差点。”

不是差一点好不好!这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啊!你个能单独面对五六头十级魔兽并顺利击杀的斗神就不要和人家小姑娘比了!陈果心中是波涛汹涌。

“哈。”唐柔到也不在意。

“但……”叶修突然话锋一转,“你是剑客,还是刺客,还是元素法师,又或者是战斗法师?”

唐柔被问住了。她猎杀魔兽只是为了好玩,在她眼中这些好像并不如何的困难,便也没有对职业这个问题深究过。如此一问,倒真是让唐柔措手不及。

“未来要是想要有所成就,必须选择一个职业专精。”叶修笑道。

“我觉得大可不必这样。”唐柔直视着叶修,“只要能够成功,职业怎样又无谓。”

“你错了,错得很离谱。”叶修严肃起来。唐柔是个好苗子,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只不过她好像并不重视某些极其重要的方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做任何事只要多做做就可以成功?”

“是。”唐柔斩钉截铁的回答,她向来都是这样。

叶修走向唐柔面前;“那么,和我打一场吧。”

末了,又补上一句,“我不用武器。”


惨败。

唐柔神色自若,并无多少异常,可陈果看的是脸都白了。好像就是眨眼间的功夫,叶修就夺下了唐柔的所有武器,手也紧握住了她的咽喉。叶修若是一用力,唐柔必死无疑。

“选个职业吧。”叶修不知何时点燃了根烟,倚在墙上。

唐柔思考了一会儿:“你是什么职业。”

我?叶修想了想,前面八年都是战斗法师,现在突然改行当散人了啊:“战斗法师。”

“那我也就战斗法师了。”唐柔笑着。她就是一个越挫越勇的人,困难什么的,在她眼中始终是一块大一点的垫脚石。她会一步一步的跨过,一步一步的走向人生的山峰的顶端,“我会打败你的。”

叶修也笑了。


“我等着。”



柔妹子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叛徒叛徒tag已打,欢迎订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
©涟杞不爱打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