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杞不爱打字

·开坑不填。
·乙腐都吃,主乙。
·es极端左英左零右涉,fine奇人3a。
·aph极端右耀。
·唐柔的老公,韩文清的老婆。
·雷点贼多,不吃cp和游戏安利。
·不定期诈尸。
·感谢喜欢!

【ALL叶/韩张】叛徒,叛徒 [3]

·私设,架空。

·可怕,打破了一章一千字的魔咒。

·可怕,明天考试今天居然有更新。

·OOC,小学生文笔。

·背景设定被我吃了。

·长篇预定。

·黄叶上线。


走入城池,小心的避开护卫,混进了那座高塔之中。

高塔之中一切未变,只是少了一个人:关榕飞。

进入那个深藏于地下的实验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文件散落了一地,那个大型的培养仓也不见踪影。

叶修没有理会这一些。大步走向黑暗的角落。

角落之中有一个不算太大的木箱子。抹去上面的灰尘,从箱中取出一把伞。就是一把伞,伞名千机。

十二种形态,关榕飞在前人的基础上顺利将其完善。在变换了几个形态之后,叶修的眼中是止不住的哀伤。

收拾一下情绪,叶修想起在下来的时候到处都黏湿湿的。准备真是充分啊。

拾起一叠文件,千机伞变化为法杖,召唤出一个火球。


远处,剑客悬浮在半空中,看着那被大火吞噬了的高塔。


陈果看着那个衣着略显破烂,胡子拉碴的男人一进来就问招不招人,心情有些烦躁:“招人。晚班,收银加看场子,包吃包住。”

“诶呀那好!”叶修站直了腰板一拍手,“我武功高强,算数很好,这工作不就是为我量身设计的吗!”

陈果有些怀疑这男的靠不靠得住:“怎么称呼。”

“叶修。”

叶修……

陈果本就是一个爽快的人,敲定以后直接带着叶修来到了兴欣旅店一楼的一个角落:“工作人员都居住在这里,你先这边住着吧。”说完,陈果转身准备离去,但走了几步又好像记起了什么,“你对面住着个妹子,安生点。”

叶修是决定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再说吧。城主其实是没有工资的——也不知道是真没有还是家没有。叶修也没有多少积蓄,所以说他现在几乎是一贫如洗。推开嘎吱作响的门,环顾了一下不大的略有灰尘的房间,举起左手,从空间戒指中召唤出一个水晶球,将其安放在门口。看着水晶球一点点引入墙壁渐渐消失,叶修才摆摆手,丢一个气波弹吹吹灰,随后一头就栽倒到了床上。

不对,好像还有什么没干啊……

对啊,快要上班了……

又爬起来,抓了抓凌乱的头发,一脸颓废的走出了房间。

兴欣旅店一共有地上五层,地下一层,是一个极大的旅馆。地处嘉世城城殿旁。因为地理优势,来往人口众多,生意也不错,很少会出现房间空着的情况。第一层是大厅和工作人员居住的地方,上面三层都是房间,第五层目前空着,不知道老板要干什么。地下一层则对外出租,目前好像被某个大人物整个给包了下来,用作仓库。

打了个哈气,叶修一脸疲倦的坐在收银台的座位上——虽然他其实一点儿也不累。

叶修对于新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强,简单摸索了一下就知道收银台每个抽屉大概是干什么用的了。随手抽出一张报纸,无聊的看了起来。

一楼的大厅很大,大部分的面积全都是空着的,一点点声响都会产生巨大的回音。

从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现在正是夜晚,门外的路上没有多少人。挂在天花板上的大顶灯发出耀眼的灯光,有点刺眼。叶修没有抬起头看门口的人是谁,因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住店的旅客,二是闲着没事干来找虐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声音在有意的驱使下越来越响,叶修还是没有抬头。

手指关节敲击着桌面。叶修不得不抬起头来。

“住店吗?”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黑衣,故意不加掩饰的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光剑。真是有够幼稚和无聊的啊,叶修想。

“不住。”二十多岁青年的声音,但是很假。故意流露出的沙哑与邪气以及那上挑的尾音让叶修越发无奈了。吃饱了撑是吗!

“那干嘛。”叶修伸了个懒腰,右手悄悄地靠近摆在一边的千机伞。

青年慢悠悠的俯下身,黑袍中的蓝瞳在遮挡着的黑暗中散发着些许微光,左手也慢悠悠的伸向了叶修。色气地舔舔嘴唇,嘴角微微上扬,依旧是哪个让叶修无奈的语气:“睡你。”

叶修右手一下抽出放在一边的千机伞,伞骨前翻,以战矛的形态直接戳向青年的咽喉。

“哇叶秋你真狠心啊一来就上杀招我和你有仇吗有仇吗!”青年轻松后跳躲开了这一击,帽子脱落,清秀的脸庞和一脸玩味的笑容。

“你不躲开了吗?”叶修直接从收银台上跳了出去,千机伞‘喀拉喀拉’地变成步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青年的头颅,“玩也给我有个限度。”

青年耸耸肩,也不再掩饰什么直接脱掉了黑袍,取出了冰雨。三段斩直接劈向叶修:“你早就发现我了,对吧。”

“在我烧了那高塔的时候。黄少天,你应该就出现了。”向左侧偏移,随即一个落花掌试图拉开二人的距离。

“哇!”黄少天笑着挥舞手中的光剑,“真厉害。”

叶修冲上前去,然后是刷的一阵暴打。

“卧槽叶秋你轻点!”

“叫你装逼。”

“我擦这什么武器还可以变形?我去这东方棍都有!擦擦擦怎么还有法杖?匕首都有啊我去!”

“你再打我就把你在这边的消息给公开了啊!”

“公开就公开。”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轻点啊我去!”

“卧槽再打啊你再打啊!”

“我再打怎么着?”

黄少天是全人类之中公认的机会主义者,人送妖刀的外号。叶修使用千机伞并不如何熟练,总会有破绽的。黄少天就在被动的挨打之中——上挑!随后是连突刺,打破了自己一直以来被动的局面。

一记升龙斩将二人打入空中,再紧接着落凤斩!下劈的光剑恶狠狠地劈向叶修,不料却被战矛形态的千机伞给挡下了。可下劈的力量还是让二人同时坠落到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动作。

叶修呈‘大’字型躺在地上,而黄少天则一屁股坐在他的胯部。

黄少天几近整个身子趴在了叶修身上,冰雨在一边的地面上画圈:“你说,冰雨要是‘唰’的刺向你,会怎么样?”

叶修白了他一眼:“冰雨是光剑,不是匕首。”

“卧槽幽默一点啊幽默一点!”

“笑点呢?”

黄少天蔫了。

“那信不信我亲你咯!”黄少天又没辙了了。

“怕你啊!”叶修撇撇嘴。

其实只要二人愿意,这一瞬间就可以了断对方的性命,亦或者是逃出对方的掌控。可二人都没这么干。他们是敌是友,私交甚好。呃,好朋友,只是好朋友之间的关系。

然后黄少天真亲了下去。

“卧槽你TM来真的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9)
©涟杞不爱打字 | Powered by LOFTER